回上頁

在TLI教外國人中文的美好時光

TLI天津校華語教師 金帥


  2013年初,我來到了TLI天津校。那時的我,還是一個剛剛步入社會的無知小女孩。出身於外國語大學的我,大學時期,無功名,無榮譽,僅僅憑著自己對語言的一腔熱血,習得了日語、英語和朝鮮語,雖然都不能算是準商務水平,但日常對話是沒有問題了。於是我被學姐介紹到了這裏——TLI天津校——來教外國人中文。


  最初聽到「教外國人中文」這幾個字的時候,自己的心裏面,遠沒有現在對這份工作的珍視與敬畏,那時我想,不就是教他們說中國話嘛,讀讀課文、聊聊天就可以了。但是一個月後,自己缺乏中文專業知識和工作嚴肅性的弊病就顯現出來了。有一次,學生問我「家」的定義,我便用中國人傳統的「」之理念解釋給他,大談中國人的顧家情懷,什麽「家和萬事興」、「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」都講了一遍,然後學生突然很疑問:「老師,您說的『家』包含這麽多的情感,那麽為什麽我們下課時也說『我回家了』,那個『家』不就是我在中國租的公寓嗎?」當時我真的楞住了,其實細想想,自己是知道「家」有具體和抽象之分的,但是因為缺乏專業學習,腦中沒有充足的應急準備,就魯莽地講了出來,即使之後補上,也會影響自己在學生心目中的權威性了;不僅如此,那時的我,對於跨文化交際也是知之甚少,因為自己的專業是日語,和日本朋友接觸得比較多,言行舉止很受影響、論資排輩思想也非常嚴重,以致於將這種習慣帶到了歐美學生的課堂上,弄得我們師生雙方都很彆扭。


  當我發現自己作為華語老師還有著太多不足的時候,我開始反思,對外漢語真的不只教外國人中文這麽簡單。於是,我開始了系統式的充電:首先是基礎知識——現代漢語需要重新學習,我將黃伯榮、廖旭東版現代漢語和北大版現代漢語都從頭到尾各看了三遍,再買很多習題來做,告訴自己,起碼要能做到和專業中文系的同學有共同探討的話題;然後,我讀了中國文化要略和其他的一些文學常識知識,盡量做到把外國人感興趣的文化都了解到,不被他們問住,還能拓展講出很多知識來;最後,我好好研讀了對外漢語教育學引論和跨文化交際,這才明白了很多以前遇到的跨文化交際問題的原因。


  來到TLI的第二年,我發現自己明顯如魚得水了不少,課堂上的笑聲也漸漸多了起來。我知道,自己終於算是進入到了對外漢語的世界。這個世界,非官非商,無須爭名,沒有世俗,只有代表著中國語言和文化的我們,熱情、無私地擁抱世界各種膚色的朋友們。


  如今,我來到TLI當華語老師的第三個年頭也已經接近尾聲。在這裏,我交到了太多太多的朋友,收獲了數不盡的難忘回憶。我的情感,不僅包含了對學校和各位同事的感激之情,更包含了對學生們的愛、以及對外交流的熱愛。


  我們的校區在我家的不遠處,這裏是我長大的地方,下課之餘,我常常站在三聯大廈18樓的落地窗前,陽光照在我家樓房的房頂上,照在我母校的房頂上,灑進我每天和學生們上課的教室裏來,灑在我的身上,暖暖的、癢癢的,我想,就這樣吧!就讓我一直陪TLI走下去吧!





🏠Teacher Training Program:華語師資班課程介紹

🔗Be a Chinese Teacher in TLI:華語師資班報名表

📧Any Question? Mail us:[email protected]

📞Feel free to contact TLI:+886-2-23678228

0 則留言